返回頂部 關閉
首頁 > 深度 >正文

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區:—— “一村萬樹”興鄉村

2020-03-09 13:02:00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李風 胡盛東 呂明亮 賴儉

核心閱讀:近日,2019年浙江省自然資源系統改革創新優秀案例公布,衢州市柯城區“一村萬樹”行動榜上有名。實踐中,柯城區將種樹作為鄉村振興的切入點,通過民辦公助、股份合作、村企聯合和公司+農戶四種模式,實現有效開發、共植共享。同時,創新實施了綠色期權,讓更多工商資本參與進來,打通了資源、資產和資金的轉換通道。“一村萬樹”行動開展以來,鄉村自然生態、人居環境、鄉風民俗得到有效改善,成為打造“強富美和安”新鄉村的典范。

812716_jinc_1583459361931

2019年3月6日,衢州市柯城區召開“一村萬樹”綠色期權產品發布會,推出“一村萬樹”先鋒卡、綠色期權林等林業金融改革產品。資料圖片  

鄉村綠化,“一村萬樹”——這個發源于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區的口號,如今已在全省廣大農村家喻戶曉。

2017年起,柯城發起“一村萬樹”行動,探索綠色期權,促進鄉村振興,創建新時代美麗鄉村示范區。

柯城的新型鄉村綠化美化模式,就是利用農村的邊角地、廢棄地、荒山地、拆違地、庭院地“五塊地”,一個村種植一種適合本地的珍貴樹、經濟樹、彩色樹,實現村均種植規模達到1萬棵或戶均10棵以上。

柯城區共有173個行政村。到2020年3月6日,全區已在112個行政村實施這一綠化行動,累計種植各類珍貴樹、彩色樹103萬株,盤活土地1萬余畝。

四種模式:種出一片綠色

柯城發起“一村萬樹”行動,目的是解決鄉村較為突出的村莊缺綠、村貌缺美、特色缺位“三個缺乏”問題,并以此作為振興鄉村的切入點、撬動點。

“此前,盡管平原綠化工作年年抓,但是‘年年種樹不見樹’,沒有很好解決村莊‘缺綠’的問題。如今,鄉村面貌發生了很大變化,一些‘臟亂差’現象大為改觀,但是對照村莊景區化建設的新要求,美感和品位依然不足。此外,從鄉村建設來看,缺乏特色也是一大通病,存在千村一面的問題。”柯城區委書記徐利水說。

鄉村振興,既要產業興,也要生態美。徐利水表示,種樹作為一種低成本、可復制的改善鄉村面貌的方式,可以產生優化生態、美化環境、重塑鄉風等多重效應。

改變從種樹開始。2017年,柯城區啟動“一村萬樹”行動,編制了《“一村萬樹”全域綠化規劃》《“一村萬樹”建設總體規劃》,確定石梁鎮中央方村等6個村為先行示范村,各投入專項扶持資金100萬元以上。

隨著“一村萬樹”行動推開,柯城區鼓勵采取自種、流轉、入股、合作等方式,探索出民辦公助、股份合作、村企聯合和公司+農戶四種模式。

模式一:“民辦公助”。由林業部門或村集體提供苗木和技術指導,農戶可在閑置地上自種、自養、自銷,未來收益歸農戶所有;或者將閑置地統一流轉給村集體,由村集體代種、代養、代銷,未來收益農戶與村集體按約定比例分成。比如石梁鎮雙溪村,區里為該村提供了8000株浙江楠、1萬余株楊梅苗木,由農民自己種植管理,收益歸農民。

812717_jinc_1583459361986

衢州市柯城區石梁溪櫸樹景觀大道。資料圖片  

模式二:“股份合作”。農戶以閑置地、拋荒地入股,由村集體或村旅游開發公司組織統一種植、統一管理、統一營銷,未來收益按照入股土地面積或種植數量進行分紅。比如溝溪鄉直力村,由村集體和農戶開展合作,農民提供土地入股,村里采購香榧苗木,村統一種植管理,收益65%歸村集體,35%歸農戶。

模式三:“村企聯合”。針對靠近園區、廠區的村莊,由農戶或村集體提供閑置地,由園林公司或企業后勤服務公司提供“種養銷一條龍”服務,未來收益農戶(或村集體)與企業按8∶2的比例進行分成。比如,衢化街道上祝村、缸窯村分別與巨化集團公司下屬的興化公司、杭州蘭天園林生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進行合作,苗木銷售收益村企按比例分成。

模式四:“公司+農戶”。由公司負責提供苗木、種植技術,農戶提供種植所需的土地以及負責后期的養護,苗木成熟后返銷給企業。比如,溝溪鄉五十都村種植金錢柳,由村集體控股、村民入股成立的衢州市點街農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進行運營,產生收益后,村集體與有股份的村民按51∶49進行分紅。

栽樹造景:種出一個產業

金錢柳是青錢柳的別名,由于葉子酷似銅錢,民間又稱它為“銅錢樹”“搖錢樹”。

溝溪鄉五十都村支部書記胡雪斌從事花木行業已有十余年,很早就萌發了種植金錢柳的想法。“金錢柳的葉子做成的茶葉,有調節血糖的功效,但這種茶市面上很少,市場前景可觀。”他的這個想法得到了鄉政府的認同。

借助柯城區推進“一村萬樹”的契機,胡雪斌決定在村里流轉土地,搞一個“搖錢樹”基地。在村民的支持下,180畝土地不到半個月便完成流轉。為了趕時間,村干部、村民和“夕陽紅”志愿服務隊等紛紛參加義務植樹,短短3天種下1.3萬株金錢柳幼苗。

胡雪斌現在還有一個身份——“衢州市點街農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的董事長。這是由村集體占51%股份控股的企業,公司由村民和鄉賢入股,村委會主任擔任總經理,鄉賢負責銷售。

2017年點街公司一成立就采購了制茶設備,安裝了冷庫,從福建請來制茶師傅,摘了一批葉子制成了茶葉,取名叫“金錢眉”,單價每斤680元,大部分銷往杭州、上海等城市,廣受好評。當年營業額就達到了60多萬元。

2018年,五十都村的金錢柳達到了2萬株,但生產的茶葉少了,因為要把更多的樹葉留在樹上。胡雪斌說,雖然銷售額降到了40多萬元,但這是為了讓樹長得更好。

距衢州城區5公里的姜家鄉前昏村,320國道從村邊通過。一下車,就看到路邊生長著一片北美海棠。行走在種植園內的觀光游步道,前昏村支部書記萬偉強告訴記者,2017年,前昏村通過流轉村民拋荒土地80多畝,利用20多畝拆違地、廢棄地,種下了北美海棠和苦丁茶樹。

利用拋荒地,村民們都很支持。他們說,拋荒地種樹不僅成為一處休閑旅游景觀,還能增加大家的收入。“2017年4月種下的北美海棠樹苗,樹干直徑已從約兩厘米長到八九厘米,去年賣出200多株,每株價格500元,收入10萬余元。”萬偉強說,樹苗的成本不超過100元,3年就可以成材。

還有一些村選擇了種樹造景,發展鄉村旅游。七里鄉是柯城區最早開辦農家樂的地方,農家樂生意雖然好,但到了冬天不得不面對淡季。2017年,七里鄉大頭村響應“一村萬樹”的號召,種下80多畝,大約1.4萬株梅花。海拔660米的山上,種植成連片的梅園,梅花盛開的時候成為一絕,慕名而來的游客超過6萬人次。

在柯城的“一村萬樹”特色村中,還出現了櫻花村——斗目壟村,浙江楠村——中央方村等。在溪流和公路沿線,分別種上櫻花、浙江楠、紅豆樹、櫸樹,打造了“櫸樹大道”“水杉大道”及中央方村、荷塘村等多個“一村萬樹”特色村。

如今,柯城鄉村一年四季都有美景可以觀賞。萬田鄉荷塘村原支部書記鄭龍祥說:“‘一村萬樹’鋪就了一條鄉村振興之路。村民投身觀光農業、休閑旅游業的積極性更高了。”

種管并舉:護出一片健康林

俗話說,三分種七分管。在溝溪鄉直力村,記者體驗到了這句話的含義。

溝溪鄉直力村支部書記謝富昌在自家翠綠的菜園里,栽種了30多棵香榧樹苗,“這幾棵香榧樹今年會掛果。”

以前直力村是個一窮二白的“空殼村”。2014年,村兩委赴嵊州市考察香榧產業,歸來后大家達成了發展香榧產業項目的共識。村里從區扶貧辦等部門爭取了一些扶持資金,利用村集體所有的荒山,以及從村民處流轉而來的廢棄柑橘地種了3000多棵,而后逐年續種,如今已建成了有7000多棵樹的香榧基地。

直力村周邊的荒坡生長著一片又一片的香榧樹,每株樹下覆蓋壟糠,保持養分,樹葉油光發亮,長勢不錯。香榧樹是一種比較“嬌貴”的樹種。謝富昌介紹,平日里幾乎每天有專人巡查,觀察苗木生長情況。尤其是一場大雨過后,及時挖溝排水,施肥不用化肥,而是用有機肥。

苗木質量直接影響苗木種植的成活率。柯城十分重視苗木的選擇,區林業局組建由專業技術人員組成的苗木采購小組,赴各地苗圃選購優質苗木,保障苗木質量,并聘請當地優秀園林綠化企業作為“一村萬樹”技術支撐單位,常年提供苗木后期管護指導,提高苗木種植保存率。

同時,建立林長制責任體系,落實林長巡查制度。柯城按照橫向到邊、縱向到底的要求,建立區、鄉、村三級林長責任體系,每周開展一定次數的巡護檢查;落實一支專人管護隊伍,及時開展修枝摘葉、支撐固定、除草松土、澆水灌溉、開溝排澇、蟲害防治、合理施肥等苗木管護措施,促進樹木健康生長。

綠色期權:種出一個未來

如何把柯城“一村萬樹”綠化品牌推向市場,讓更多的工商和社會資本參與“一村萬樹”建設?2018年,柯城區創新推出了“一村萬樹”綠色期權。

何為“一村萬樹”綠色期權?柯城區林業局副局長呂世民介紹,企業、機關事業單位及社會團體,可付費認購“資產包”,每份含有100株珍貴彩色樹木,3萬元認購5年周期,5萬元認購10年周期,到期后獲得50株樹木的處置權。

家庭和個人及特定群體也可以認購“個性定制”綠色期權:以1株珍貴彩色樹木為單位,5年認購期費用500元,到期后可交割、轉讓、捐贈等。

2019年3月6日,柯城區舉辦“一村萬樹”綠色期權產品發布會,區內外58家企業、商會、金融企業和個人與相關行政村簽訂綠色期權認購協議。同時,建立“一村萬樹”綠色發展基金,統籌用于推動“一村萬樹”相關工作。

記者了解到,截至目前,已經有185家企業認購柯城區“一村萬樹”綠色期權資產包256個,600多位個人認購“一村萬樹”綠色期權單位1478個,總認購資金超過1000萬元。“這一做法成功融合工商資本參與‘一村萬樹’建設,有效打通了資源、資產、資金的轉換通道,為鄉村振興增添了新活力。”呂世民表示。

2019年10月,柯城區與中國人保公司合作,推出全省第一份“一村萬樹”綠色保險,投保石梁鎮中央方村等34個村珍貴彩葉樹4.66萬株,保險金額達668.2萬元。

呂世民表示,此為“一村萬樹”項目配套的林業特色保險,凡是列入“一村萬樹”樹種目錄且生長和管理正常的生態商品林均可作為保險標的,這既有效防范“一村萬樹”中面臨的自然災害等風險,又提高了“綠色期權”投資人的積極性。

撬動支點:種出一條鄉村振興路

“小‘村樹’營造了大生態。”呂世民說,過去開展植樹造林,更多是為了平原補綠,在村莊美化、群眾得益等方面產生的直接作用并不明顯。而“一村萬樹”行動更強調種樹的規劃、規模,是圍繞村莊有重點、有計劃、有品位地種樹,更注重改善自然生態,提升村莊環境面貌,目標是打造鄉村版“大花園”。

萬偉強說,“一村萬樹”行動開展后,前昏村120余戶農戶拿出自家閑置地入股,種下了1萬余株海棠樹和苦丁茶樹,過去的凌亂村莊變成了現在的美麗花園,吸引了大批攝影愛好者前來采風,并在2017年被評為“浙江省森林村莊”。

呂世民認為,與其他新農村建設項目少則幾百萬元,動輒上千萬元的投入相比,“一村萬樹”迸發出“小投入、大產出”的乘數效應,不僅更具生態價值,也更具經濟產值。“通過‘省里給一點、區里補一點、村里出一點、農民投工投勞’的形式,未來產出的卻是可觀的經濟效益,增強了農村的造血功能。”呂世民說。

呂世民算了一筆賬: 以浙江楠為例,高度在70~120厘米的2年生容器苗,每株市場價為7~8元,經過4年培育,高度可達2~3米,按照當前市場價每株能賣到100~150元左右、每畝166株計算,畝均產出可達2.1萬元,收益可翻15倍。

“‘一棵樹’鋪就了一條路。”萬田鄉荷塘村原村支部書記鄭龍祥說,村里把“一村萬樹”與發展旅游業、民宿業、餐飲業緊密融合,栽種的7000株桂花樹和3000株桃樹大放異彩,僅“桃花節”單日客流量就突破了5萬人次,一天進賬百萬元。如今的荷塘村,一年四季都有美景可以欣賞,游客絡繹不絕。

村民的積極性也調動了起來。姜家山鄉村民萬四清說,過去農戶連綠化意識也沒有。“一村萬樹”行動開展后,大家看到了好處,紛紛拿出土地參與其中。“在荒山荒地、廢棄地、房前屋后、路渠兩旁見縫插綠,種上村莊的風水樹,家庭的和睦樹,傳世的子孫樹。”

812715_jinc_1583459361805

衢州市柯城區姜家山鄉前昏村海棠林一角。資料圖片  

2019年11月28日,全國鄉村綠化美化大型系列主題公益活動走進柯城區,全國31個創建“國家森林鄉村”的村干部發出“保護鄉村自然風貌、開展鄉村綠化美化、發展綠色生態產業和弘揚鄉村生態文化”的倡議,并共同栽下“創建國家森林鄉村村長林”。

如今,形成“一村一景、一村一韻”鄉村生態文化新格局的柯城經驗,已在浙江全面推廣。

獨家稿件聲明
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關鍵詞: 綠色發展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中國自然資源報社
ICP備:京ICP備13053122號-1  備案查詢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復興門外大街1號  郵編:100860    報刊征訂:010-68047627/7643    郵箱:zrzybtg@126.com
必威体育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