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關閉

江蘇昆山:節地而立 逐綠而行

2019-12-18 10:09:01    來源: 中國自然資源報    作者:車娜 王旭雁 王敏

前不久,《2019年中國中小城市科學發展指數研究成果》出爐,江蘇昆山蟬聯全國綠色發展百強縣市榜首。

穿梭在昆山,從孕育昆山工業起步發展搖籃的青陽港到匯聚全國80%小核酸服務及科研試劑供應和90%小核酸原料和藥物的小核酸產業基地,從昆山經濟技術開發區光電產業園到走出好孩子集團的陸家鎮,雜亂的老舊廠房成了科創基地,閑置的邊角地成了“微公園”……處處都有“節約集約、綠色發展”的影子。

近年來,昆山將生態文明理念融入工業用地二次開發與保護,向“存量土地”要“發展流量”,向“低效用地”要“發展質量”,用生動實踐寫下:綠色發展不能光有綠色“顏值”,更要有節約集約的“內涵”。

新業態與新用地法則不謀而合

工業4.0風起時,在工業園開發建設方面摸爬滾打多年的平謙國際第一時間站在了風口。

2017年,平謙國際拿到了昆山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的366.8畝存量土地。地的原主人是一家從事紡織業和電子業的老牌企業,因低效利用被政府收回。借助昆山地處長三角的區位優勢、優越的營商環境以及完善的產業鏈,平謙想打造一個為歐美智能制造、新能源汽車等高科技產業項目提供個性化廠房及專業配套服務的工業4.0園區。

但這次拿地,平謙國際不僅簽了土地出讓合同、項目監管協議,交了履約保證金,還要接受土地二級市場平臺的監管……“供地就像‘嫁女兒’,我們希望每一塊地都能嫁得好!對于工業4.0這樣一個新鮮事物,我們供地時是忐忑的。”昆山市開發區自然資源部門相關負責人劉思恩坦言,“雖然我們收回了1000畝地,但并沒有一次性供給平謙國際,而是先供一期以觀后效。”

條條框框這么多,企業甘心嗎?“其實,工業4.0時代,產業追求的是集約式、智能化管理,對于空間規模的需求不再一味求大,也講究節約集約用地。”平謙國際長三角副總監潘錚說,“不僅如此,我們帶著注冊資本建園,還負責引進廠商,對于政府和廠商來說都是一種解放。”

的確,對政府來講,既不用招商也不用引資,還可以節約集約用地,只需做好監管和服務;對廠商而言,資金不用沉淀在土地和廠房上,可以集中精力和資金搞生產研發。政府、企業、廠商,各得其所。

如今,平謙邁高歐美科技城一期八棟定制化智能廠房已拔地而起并順利引鳳來棲,其中7個是德國企業且是各自領域的“領頭羊”,像做工業自動化的BBS、做濾清系統的曼胡默爾公司等等。在這里,廠商不僅可以搞生產、測試、研發、創意,還可以共享基礎設施以及食堂、辦公用房、工業博物館等公共空間,極具設計感的現代化廠房散發著工業的美……

站在平謙邁高歐美科學城服務辦公樓頂層向窗外看,一邊是上世紀90年代樸素的二層廠房;一邊是信息化技術支撐下有顏值有內涵的定制化智能廠房。這種鮮明對比印證著昆山工業形態的時代變遷,也記錄著昆山向“存量土地”要“發展流量”的不懈探索。

用“工業大數據”管地用地

向“存量土地”要“發展流量”,是被“逼”出來的。

昆山以制造業立市強市,但也因傳統要素驅動下的制造業而飽受空間到頂、后備不足、布局零碎的困擾。早在1996年,昆山就開始挖潛存量:率先在全國縣級市開展土地有償出讓、在全省嘗試工業用地掛牌出讓、在全國范圍內實行投資強度定額管理標準……一次次勇闖“無人區”讓昆山人堅信“地就在腳下”,但也意識到“不能光在地上做文章”。

在陸家鎮自然資源部門負責人蘇曉鶯看來,盤活存量土地就像“螺螄殼里做道場”,不僅要算用地經濟賬,還得算環境賬、產業賬。

2015年,為了徹底破除增量路徑依賴,細算土地、人口、生態、公共服務和差距“五本賬”后,昆山立下了至2020年末實現建設用地規模“零增長”的“軍令狀”。

同時,一個由市發改委、自然資源規劃局、生態環境局、工信局等13個部門組成的“指揮部”應運而生——工業用地項目評審委員會。

“其實,2013年我們就開始嘗試工業用地項目評審。”昆山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交易中心主任屠春勤回憶,“從最早看投資規模、產出效益,再到環境影響等等,項目評價指標體系是一點點完善的。目前,不管是進入一級市場還是二級市場,都要過堂評審,目的就是將‘好鋼用在刀刃上’。”

為確保評審要求能夠落地,昆山還配套打出一套“組合拳”,對土地利用實行“全周期”監管。

——實行彈性年期出讓和“雙合同”。除重大產業項目或其他特殊項目外,一次性出讓的土地使用期限一般不超過30年。拿地企業須先與屬地政府簽訂監管協議,憑監管協議再簽訂出讓合同或租賃合同,監管期為6年。監管期內,經綜合效益評估達到約定條件的,承租人可申請將租賃土地使用權轉為出讓土地使用權。

——收取履約保證金。用于開竣工監管和達產監管。

——土地二級市場監管平臺。監管低效、城市規劃發生變化的、生態環保控制區內應當退出的、政府擬收購等類型用地,避免不符合產業、安全、生態、環保的項目通過土地轉讓、司法拍賣和股權變更進入土地二級市場。

2018年與2015年相比,昆山單位GDP用地面積降低18%,單位建設用地工業增加值增加11%。嚴監管不光換來了節地水平和產出效益的“雙提升”,還立起了“綠色壁壘”。

除了在用地評審和監管中嚴把“環境關”外,昆山對全市重點行業企業和關閉化工遺留地塊進行了調查,初步形成了工業企業土壤環境和污染地塊的“大數據”。

如今在昆山,一家工業企業經營得怎么樣?單位用地上的產出、稅收、能耗是多少?只要登錄企業資源集約利用信息系統,一目了然。

據昆山市工業信息局程帥杰介紹,該系統涵蓋了全市3.8萬多家企業的生產經營、資源要素等數據,根據畝均效益、環境排放、安全生產等級和能源消耗等主要指標,分為A類(優先發展)、B類(支持發展)、C類(提升發展)、D類(限制發展)。其中,A類是高質量發展的主力軍,B類是創新發展的主戰場,C、D類是提升整治和騰籠換鳥的主方向。

借助這一“工業大數據”,今年1~9月,昆山騰出土地4361.2畝,去產能關停企業(淘汰產線)229家;寶能新能源汽車、毛豆新車全國總部等一批旗艦型高質量項目落戶,新批超億元美元項目16個……

目前,昆山正將企業資源集約利用綜合評價結果與各部門工作深度融合,構建產業發展、城鎮建設、資源消耗、空間利用、風險管控等專項分析系統。屆時,產業發展與空間的匹配將更加精準。

給工業用地劃條保護線

眼下,全國各地都在忙著劃定“三線”(永久基本農田、城鎮開發邊界、生態保護紅線),而昆山同時還在忙著劃一條特殊保護線——工業用地保護線。

工業用地還需要保護嗎?昆山的答案是:不僅要保護,還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因為,工業就是“命根子”。

無疑,這是昆山國土空間治理的一次自我加壓。

2017年,昆山對全市158平方公里的現狀工業用地進行了綜合效益評估。雖然工業畝均產出持續增長,但與深圳、上海等地相比,空間承載能力和畝均產出效益還有提升空間。

如何在保障制造業發展的同時,推動“昆山制造”向“昆山智造”“昆山創造”轉型?2018年,昆山提出要打造“國家一流產業科創中心”目標。為此,對標國內一流城市的產業發展和空間布局,昆山將現有連片優質的工業空間整合成若干工業集中區,作為未來制造業發展的主要集聚空間;同時,出臺用地指南——《科創產業用地(Ma)管理辦法(試行)》。

“Ma的典型特征是土地集約復合利用,主要用于建設研發設計、試驗孵化、無污染生產等新型產業空間以及配套服務設施。”昆山局副局長周浩說,“這部分用地不僅區位優質、交通便捷,還可以較低的成本實現工

改,大大降低了企業轉型升級的成本。”

為確保每一塊科創用地都能地盡其用,昆山還制定了選址準入“一張圖”,明確了鼓勵、限制、禁止發展科創產業用地具體范圍和規模上限控制。

今年年初,鑫源燃煤熱電地塊廠房——周邊居民的“眼中釘”,終于被拔除了。隨之,昆山首個科創綜合體——鑫欣科創綜合體項目啟動建設。通過更新改造、騰籠換鳳,這里正在打造集半導體產業、設計研發中心、大院大所平臺于一體的產業科創典范。

去年拿下蘇州“畝產論英雄”冠軍的江蘇中信博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從租用廠房起步到接盤閑置廠房改建科技園,目前已引進科技項目19個,畝均稅收高達600多萬元,成為陸家鎮人才聚集度最高的人才科創載體。

花橋巷浦工業小區,是名副其實的臨滬“第一站”——全國首條跨省軌道交通上海11號線在昆山的終點站。接下來,該區域將整體拆除原有地塊工業企業,建設花橋國際科創新城、金融商貿文化中心及TOD商務中心,為高端產業發展提供載體空間……

看吧,產業空間治理的效能正在漸漸釋放!目前,以光電、半導體、小核酸及生物醫藥、智能制造四大高端產業為龍頭和支柱的現代化產業體系架構已“初長成”,一個個新生的科創載體正在引領空間效益不斷“增值”,昆山將繼續在節地中逐綠而行。

獨家稿件聲明
本網站內容中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網站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本網站內容,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自然資源報”。轉載本報稿件需經本報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報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主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資源部 主辦:中國自然資源報社
ICP備:京ICP備13053122號-1  備案查詢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復興門外大街1號  郵編:100860    報刊征訂:010-68047627/7643    郵箱:zrzybtg@126.com
必威体育下载